当前位置:主页 > 燕赵之声 > 艺苑名人 >

画家金涌焱:用笔“修行” 创新不竭

时间:2021-04-07 15:25 浏览人数:

        “画家,用笔‘修行’,用笔观察和自然的联系,强调的是用笔;线条,色彩为人所用,意到笔到。”画家金涌焱是这么认为的,也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这样实践着。

        金涌焱,雄安人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北京现代工笔画院画家,保定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。师从霍春阳、白庚延、何家英等。善工笔花鸟、工笔人物画、兼写意花鸟、山水画等。作品多次参加国际、全国及省地美展并屡获大奖。

        在中国当代的花鸟艺术家当中,金涌焱是始终没有停止笔墨探索与创新的人。笔者还记得2012年在中国美术馆看到一幅当年现代工笔画的获奖作品《我心飞翔》,作为世界重要的学术类奖项,这幅作品被当时很多名家认为开启了工笔人物画的新思路,画面中几个少儿从雪坡上急速滑落而下,是一幅当代题材的婴戏图。孩童身影在雪花飞溅中快速掠过,留下灿烂的笑颜。中国工笔画一直着意静态画面。雪作为衬景,或漫天凛冽,或自如抛洒也时有出现,但植入力量和速度,与视觉形成错觉的晃眼片刻。这可是很少见的。这幅作品的作者就是金涌焱。之前以传统工笔花鸟的深厚功底与意兴创作闻名的他,醉心虫草荷塘,很少以人物画示人。

        画羊的艺术家并不常见,而且画羊的人也多愿表现羊在艰难中的无畏与不妥协,脆弱而锐利,金涌焱画的羊恰恰回归了羊的本质——他笔下的羊温柔而平静,带着人才有的温暖和情操。

        为了能画好羊,金涌焱到内蒙古进行了长时间的采风,“以羊为友,由羊入定”。

        金涌焱的作品中常见描摹羊母子的温馨场景,风雪漫天寒,在母羊的遮蔽下,小羊活泼烂漫,任窗外寒霜降,家与亲人带来的暖意直达观者内心。《瑞雪还在飘》里,风雪寒天或许能带来人在江湖般的疏离与沉浮,却带不走树下一隅里家人的呵护陪伴,“天地无心归化育 小儿努力各从中”是大羊呵护小羊的群像,厮磨处见温存,面命处见期望。伴游的欢愉也在画面中显现,《天高气爽意自闲》中,黑羊白羊看似截然不同,像生活中人的形形色色,但却一同在藩篱边自在清闲。各自情态,成就一幅“和而不群竞风雅”的君子游乐图。《五羊图》写就离别之意:“人生别离等闲事,有怀在手慰平生。笔歌墨舞真三味,谁是谁非何以争。”君子互相勉励,不逐名利的画面静穆呈现。

        金涌焱看似画出了一个羊的世界,内心却是人间百态,是文人在世间的真与感,苦与乐。

        金涌焱主张工笔画要“放心收笔”,写意画则要“收心放笔”,也就是工笔画中要有宏大的构想与气韵,而笔要“收紧”,写意画则相反。在多年的探索中,他逐渐感悟用笔的收放与平衡,早年的工笔画中就有极富张力的线条,如今的羊画多为写意,笔触在纸上的游走更显出他在用笔上已愈加自如,愈加忘我。

        “羊画”其实兼工带写,写意的笔触多做背景,背景的花木、雪松、竹林,源自他早先在工笔中对自然的崇敬工写,如今掺入人生感悟,写意当中流出在艺术上的精神与释然。他擅长的雪景也在画中屡屡出现,霜天和暗夜烘托出瑞雪的洒脱,而工笔都用在传神之处,如羊的眼睛,点睛处都推开一扇展露情怀的心门,内中温和、俊秀、含蓄,是看尽沧桑后的满足与恬淡,功力和境界相辅相成。金涌焱画中的另一大特色,是将近代工笔中艳俗之色化成艳而不俗,这也是他20多年来的追求。如今看看他画中寒夜月下的酸枝红果,影影绰绰外的浓荫葡萄,小院深深裹的诱人香柿,没有恣意张狂的撞色,也不见不食烟火的浅白,他的绿、红、粉、紫,艳而不俗,雅儿不淡,相得益彰。

作者:回振岩

来源:雄安之声

 

点击“雄安之声”浏览更多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