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燕赵之声 > 文化长廊 >

冬日残荷

时间:2019-12-05 10:20 浏览人数:

        千墨艺术网消息(朱启荣/文、摄影)冬日的残荷,远望近瞧,多么像一堆堆碎弃的古瓷,一张张残缺的古画,片片飘落的线装书页,更像半篇半篇的、古风古韵的赋或词,在时间的笺上,静静地散落着,恍若忘却了尘世,也被尘世遗忘。

        苍凉,残缺,凄清,却有着一种绝美的气韵,能揪住你的心。让你小心翼翼地不敢去踩踏,一步一驻足,静静地欣赏,直到沉迷。

        那残缺的叶依然细脉分明,有的卷曲在一起如一段绢,有的张贴在冰面如一张宣,有的剩下残片,有的一半入冰,却依然彰显着大气、不凡。莲蓬到处都是,深浅褐黑,大小不一。

       高扬、低垂、散碎的都有,莲子缺或镂空,也有的黑压压饱满,都那么安然地、坦荡荡地搁置在那里,仿佛是一座座鸟儿的巢,蜂儿的窝,在这冰天雪地的冬天里,看着它们,心里竟涌动起一丝安暖、温馨。细枝粗枝,直的、弯的,孤零零立着,倒伏着,折断了的,入冰的,依然中空,黄褐色加身,比翠色愈发深沉,却无苍老之感。

        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墨客,笔飞墨舞,在残荷的神韵里,挥洒着灵魂里的质洁,追随着精神里的超脱。残荷是一种人生之境。枯荷虽残,却有着清美的傲骨,一种不折的气韵。

        它是一种美的诉说,是生命至死都抱持的一种尊严,一种精致,一种优雅,无关哀伤,无关衰病。

        即使香飘玉陨,依然贮藏宁静、从容之态,分寸无减。残而不败,枯而不废,满地冬荷,在白雪中,一种耀目的凄凉之美、落寞之美、诗经宋词之美。

        这种美,是来自生命内在的高贵,由灵魂间生发出来的一种韵致,一种风骨,一种生于平凡、而平庸却难以企及的境界,伟大也难以攀附的超然之地。